教育

熊丙奇:发展研究生教育须保障质量

2020年07月31日08:32  来源:
 
原标题:熊丙奇:发展研究生教育须保障质量

  据教育部数据显示,我国2020年研究生在学人数将突破300万。1949年,我国研究生在学人数仅629,到2020年,这一数字将突破300万。我国研究生教育快速发展,服务了国家发展的需要,提升了教育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和引领能力。

  研究生在学人数超300万,这是什么概念?根据全国事业发展统计公报,1995年我国研究生在校生14。54万人,本专科在校生290。64万人。这意味着,我国研究生在学规模,在25年间增加了20倍,今年的在学研究生数,超过了25年前的本专科在校生规模。

  从数量上讲,这当然是了不起的发展成就。但是,如果研究生教育只有规模的发展,而没有教育质量的提高,没有严格的质量把关,那么,伴随研究生规模增加的,必定会是研究生学历的贬值。将会造成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结构和质量,与社会的人才需求脱节。这就要求研究生教育必须保证质量,从考试、招生、录取、课程设置、实习以及论文写作各个环节,按照高标准进行设计和操作。研究生教育上了规模,相对而言,意味着入学条件的降低,因此,“宽进严出”应该成为研究生教育的“标配”。严出的相关设计及其机制,是保证研究生教育质量的体制化保证。

  2019年,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超过50%,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。今年,我国高考人数为1071万,录取人数预计会超过1000万,从高等教育规模发展看,扩大本专科教育规模的“潜力”已经不大。在这种情况下,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,很可能成为接下来高等教育发展的重点。

  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,有很大的现实需求。一是解决本科毕业生就业难的需求。今年研究生招生规模扩大18.9万人,就有缓解本科毕业生就业难的考量。当本科招生规模达到每年500万人时(去年431万人),解决这么大规模学生的就业问题,继续深造无疑是重要选择。某种程度上说,研究生教育将发挥本科毕业生“就业蓄水池”的作用。

  二是在“学历社会”中,用人单位对学历的要求会水涨船高,于是很多学生有进一步提升学历的诉求。在旺盛的学历需求下,扩大研究生规模并不会遭遇招生难,因为即便研究生学历贬值,读研也会逐渐变为刚性需求。

  三是高校把举办研究生教育,以及扩大研究生规模比例,作为提升办学层次的努力方向。很多本科院校不安于只进行本科层次的教育,这部分学校将成为接下来研究生扩招的主力军,而且“潜力”巨大。

  培养不同学历层次的人才,说到底,要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。如果不是基于社会对人才的需求而发展研究生教育,一方面会增加相关教育的投入、消费,在研究生教育中,国家要投入更多经费,公众也要为自己或家庭成员在本科毕业后继续读研“买单”;另一方面会制造学历泡沫,当在学研究生规模已经和25年前的本专科在读学生规模相当后,会出现明知学历贬值却仍要提升学历的“不得已选择”。

  其实,保障每一层次、每一类型教育的质量,不是用学历标准而是用能力标准评价人才,才能引导学校办学者。重视培养质量,也会引导受教育者以能力提升而非学历提升来规划自己的学业发展。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后,不能再以学历为导向发展高等教育规模,而必须重视高等教育的内涵和质量建设。当然,重视内涵、质量建设,比扩大规模难多了。从这一角度看,研究生不妨保持目前的规模,适度扩招,进行结构优化和质量提升,避免大批地方本科高校盲目发展研究生教育,为社会的“学历高消费”降温。

  (作者:熊丙奇,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)

(责编:郝孟佳、熊旭)
 

推荐阅读

2020年全国各地高考录取分数线和查分入口 2020年全国各省市高考分数线及考生成绩即将陆续揭晓,人民网记者将及时持续更新各地录取分数线,以供考生参考。 【详细】

原创报道|

教育部公开曝光8起违反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典型问题 体罚幼儿、虐待学生、猥亵学生、性骚扰学生、性侵学生、学术不端……教育部近日公开曝光了8起违反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的典型问题。 【详细】

原创报道|
关注人民网微信

视频新闻

热点排行

小米彩票代理 北京pk10 亿信彩票平台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幸运时时彩 内蒙古快3 北京pk10 吉林快3代理 500万彩票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